沒有人玩手機
  也沒人打瞌睡
  時而把綁著石膏的左腿蹺到課桌上,側著身給學生講課;時而又懸著受傷的腿,一跳一跳上講臺調話筒音量……10月27日下午,這一幕幕就發生在南京理工大學第二教學樓108教室里。這位帶傷上課的老師叫劉東。
  說起為什麼要這樣“彆扭”地給學生上課,他說,自己骨折做了手術,本來可以休息三個月,但考慮到帶的很多都是畢業班學生,怕耽誤大家接下來寫論文和找工作,就咬咬牙重返講臺了。通訊員 吳施 代成 現代快報記者 俞月花
  擔心影響學生畢業,手術後一個星期就重返課堂
  1971年出生的劉東,從教十多年。10月16日傍晚,他在騎自行車回學校的路上,不小心摔倒,左腳腳踝骨折。10月20日,做過手術,醫生給他打了石膏固定腳踝。
  “不能走路,暫時也不能用拐杖,醫生說受傷的腿必須要舉高,保持血液暢通,不然會出現後遺症。大概要3個月才能下地。”劉老師後來轉到校醫院康復,才過了一個星期,他就惦記起學生來,“我覺得只是腿不能走,其他地方又沒毛病,應該可以給學生上課。最主要的是,這學期很多課都是畢業班的,我怕推後了,會影響他們未來寫論文或者找工作。”
  蹺著綁石膏的腿,堅持上完兩個多小時
  10月27日下午有三個課時,要從3點50分上到6點15分。劉老師讓妻子提前40分鐘,用輪椅推著他去教學樓,一路上走了20多分鐘。那天,他是第一個進教室的,找了第一排一個位置坐下來,然後遵照醫囑,把綁著石膏的左腿蹺到桌上。等學生到了,他側著身子,用這種奇怪的姿勢講課。
  當天,劉老師上的是《企業營銷策劃》專業課。學生們要分組彙報工作進展,最後由他點評。“以前,我喜歡走到學生中去,跟他們近距離交流”,但那天受傷的腿很不舒服,“我後來又跳著上了講臺,然後還坐在輪椅上,把腳蹺在電腦鍵盤托上。”
  兩個多小時後,課上完了,劉老師又進了校醫院,“有點累,感覺腫脹,不過能忍受,還好。”
  這兩天,他又給學生們上了兩堂實驗課。“其實真沒什麼,我只是做了一個老師該做的,盡自己所能,不影響學生學習。”他說,自己這三個月“會儘量保護好腿”,但也會堅持給學生們上好課。
  學生說:我不會忘記老師在講臺上一跳一跳的背影
  學生溫海英27日當天上的就是劉老師的課。昨天,她告訴記者,當時走進教室的時候,看到老師蹺著腿,她愣了一下,“我們一開始就知道老師崴腳了,但不知道這麼嚴重,他還綁了石膏來堅持給我們上課。”
  課上到一半的時候,要用到話筒,劉老師先叫一個男生上去幫忙調,但沒調好。後來,他就自己懸著受傷的腿,一跳一跳上講臺去調,再一跳一跳下來。“我們教室的講臺前有一個二三十釐米高的臺階,他就那麼跳上去,然後再跳下來。”溫同學說。
  還有一次,劉老師抱著筆記本電腦,跳著上去聯網查資料。
  “我想我大概永遠也不會忘記他在講臺上一跳一跳的背影。因為那背影里有一種堅定的力量。”溫同學告訴記者。
  還有一位同學小徐也說,那天上劉老師的課,同學們都坐得很端正,聽得比以往都要認真,“沒有人悄悄玩手機,也沒有人打瞌睡了。我們覺得他是‘中國好老師’。他原本可以休息的,但是考慮到我們即將畢業找工作,堅持這麼做,是難得的好老師。”
  (原標題:這一堂課 沒有人玩手機也沒人打瞌睡)
創作者介紹

現成窗簾

ep15eptdv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